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發帖

06.幸福傳說






  那之後,度過了數日。瑟伊不吃也不喝,她不讓任何人靠近自己、選擇縮盡整個房間最黑暗、最難以令人接近的地方--病床下。發出野獸似的低吼、綠眼在陰影中閃爍,但所有人都知道、那雙眼睛,認不出任何人。

  她身上的傷口增加了,卻比過去還要激烈的反抗人。

  「嘴唇都被咬破了,扯掉紗布、撕開繃帶……我想給她打鎮定劑可是怕那孩子的身體受不了。」

  「一旦感受到物體的靠近,她就不斷的在身上扯出新的傷口、尖叫又低吼,精神狀況令人不安……」

  一天天的報告都是如此,醫生對上瑟伊總是雙眉深鎖、他希望治好她,但她卻不讓任何人接近--那雙眼睛,總是驚恐的瞪著眼睛,連深夜也不例外。「那孩子受不了更多的刺激,」他這麼說,擔心的望著眼前的人--和站在他身後的兩個孩子。「她很脆弱,隨時都會崩潰……交給我處理,大概也需要好幾年甚至也不保證能恢復。」

  令他驚訝的是,亞杜尼絲從頭到尾都仰著嘴角。男人一貫的笑容不變,是帶著重傷的孩子來這裡的時候、是來這裡探望小女孩的時候……都是這番神情,年邁的醫生卻對這個微笑打從心底感到不安。

  倒是那兩個孩子,褐髮的女孩受傷卻又擔心的眼神看來相當真切,藍髮男孩則永遠緊皺著眉,就像醫生過去所看過的他一樣。

  「那就現在接她出來。」男人仰起下巴,笑意不減的說。

  「可是現在您一靠近,她就會……」

  亞杜尼斯推開他,邁向那小野獸的病房。兩個孩子跟在身後,經過的時候還身出手幫忙攙扶了醫生一把──雖然,當老人轉過頭的時候兩個孩子已經跟上男人的腳步了。

  才一開門,那雙眼睛就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似的、瘋狂的在黑暗中轉動,無神卻又恐懼的綠瞳看來格外詭異。

  將視線四周一放,原本應該安置她的整潔病床此刻變得凌亂、骯髒。時物和飲水灑在床舖上或者地上,被踐踏、撕碎甚至沾上血液……繃帶和紗布四處灑亂,所有的髒亂源頭都指向床底下的那個黑影。

  潔絲小小的倒抽一口氣,想靠近卻又咬緊牙的不敢前進。

  龍的視線始終停在男人身上。

  「……瑟伊?」亞杜尼斯出聲,壓低身子前進一步、驚恐的女孩卻立刻發出淒厲的尖叫,床底下發出木頭被東西摩擦聲的聲音。「沒事、瑟伊,我是亞杜尼斯……」他又前近一步,向後方輕輕招手、龍也做出了相同的動作,只不過比亞杜尼斯快了點。

  瑟伊持續尖叫,過度使用的嗓子變的沙啞又低沉、完全沒有那笑著在病床上和人說話的女孩的模樣。「走開、騙子!不要……不要靠近我、我不相信你!」

  一句句指控刺痛了潔絲的心臟,她說的對、自己是騙子。她騙她說自己是那個心地善良的女孩,實際上不是潔絲救了她、也沒有定期給救助和飲水,更沒有主動請求對她的救助。

  憑著咪莉的名號,假冒著她的人。

  亞杜尼斯和龍持續靠近。「不是的,我是亞杜尼斯,亞杜尼斯沒有騙過瑟伊,對吧?」龍已經悄悄的來到了她身旁,多次生死關頭鍛鍊出來的步伐幾乎讓人無法察覺。「我會照顧妳,我會讓妳活下去、不和潔絲還有咪莉一樣說謊,我和妳做約……」

  「騙、騙人……約定什麼的……」尖叫轉為低泣,瑟伊用雙手摀著耳朵、不斷的想將對方的生因趕出感覺之外。她已經害怕了,害怕約定、信賴……

  連她最喜歡的人,也對自己說謊。「不要……」

  龍悄悄的進入床底下,輕輕的握住她的手腕。瑟伊害怕的尖叫、想甩掉那隻手,可是龍卻不放棄,硬是把她拉出來、緊緊的抱著。「沒事,別怕……」他低聲說,非熟人的聲音卻像擁有某種安撫作用似的讓瑟伊停止掙扎,龍不斷的重複、直到亞杜尼斯來到身偏。

  「我不說謊,瑟伊。」他對她說,瑟伊在這麼一瞬間發現、兩人的聲音是多麼的相像!幾乎就像是同一個來源,她漸漸平撫呼吸、眨眼瞪著這兩團色塊──深淺不一的藍色。「我向妳發誓,亞杜尼斯會永遠對瑟伊說實話。」他從龍的手中接過女孩,將她抱出防間外。

  當醫生看見這一暮的時候,臉上除了驚訝還有擔心。「她的身體……」

  「待在這裡治療,傷好了我就接妳回家。」男人依舊只對她說話,低聲細語的模樣令身旁的潔絲皺眉。

  瑟伊茫然的抬頭,似乎對這句話感覺到異常陌生。

  「回家,回我們的家。」

TOP

**




  當拉洛再次開口說話、發出正常的聲音的時候,潔絲露出數日來第一個淡淡微笑。

  但她仍然不開心。

  「怎麼了,潔絲?」黑髮的秋狄爾讓潔絲想起那個名為瑟伊的女孩,一陣內疚似乎在肚子裡翻滾、讓她想起待在醫生那裡的時候的話。

  ──騙子!

  ──我會讓妳活下去、不和潔絲還有咪莉一樣說謊……

  潔絲握緊手中的藥草,她不想說謊、咪莉也絕對不會想!她恨死那個男人,那不說謊的謊言、永遠都那樣的笑臉,她巴不得把亞杜尼斯的臉皮撕扯下來、看清楚那面具底下的人到底是多麼的醜陋!

  但這些都於事無補。她心知肚明,因為一個謊言、那個名為瑟伊的女孩僅存的對人的信任幾乎已經瓦解。

  然而,亞杜尼斯是最懂得拾起這些碎片並重新拼湊起來,然後、破壞殆盡的人。

  「潔絲?」拉洛久違的聲音傳進潔絲的大腦,那因長期過度使用嗓子的聲音顯得有些中性,此刻對潔絲來說卻像是美妙的音樂。「妳看著秋狄爾發呆。是那個女孩嗎?」

  潔絲的眼底忽然黯淡了不少,卻搖搖頭、對著朋友們做出微笑。

  「……你們比較重要。」




  龍已經厭煩了不斷的安撫言語。他已經被安排在這間打掃乾淨的病房裡好幾天,陪著這個精神不穩定的女孩,偶爾說說話、吃些東西,在她開始混亂的時候出聲安撫--這種情況並不少見,龍甚至有點感概性好自己平時有焚諾的『磨練』。

  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?這幾天似乎沒什麼工作,男孩對於亞杜尼斯的『觀融』感覺到不少的驚訝,因為這等同於大家的假期,可以盡情的休息而不用擔心夜晚的來臨。

  身旁的瘦弱女孩忽然一個顫動,裹在棉被裡的身子猛然縮起、像是幼蟲一般的。他聽見低泣聲,還有模糊不清的喃喃自語。「……別怕,我陪妳。」藍髮男孩耐著性子說。

  他不能發脾氣,龍很清楚、這個人需要的不是毫無奈性的怒罵,但他也沒那麼清楚她需要的是什麼。究竟是關心還是保護?是要安心還是舒適?「妳還活得好好的,吶、這是床啊?我在妳旁……」

  慘白的小手緊緊的揪住龍的衣袖,後者震驚的說不出話、只能睜著眼睛瞪著。瑟伊毫無光彩的雙眼在黑暗的被窩中彷彿是兩顆失去光芒的飽食,讓龍有種『她正在盯著自己』的錯覺。「……誰?」

  「……龍。」他終於吐出自己的名字,動手掀開那後重的棉被。裡頭的女孩蜷伏著身子不斷發抖,蒼白卻又帶著鮮紅的嘴唇透露出她的不安、那隻手卻堅持著抓著龍的袖子──男孩懷疑,現在的女孩只要輕輕一扯自己就必須和它說再見了。「只有我,只有龍在這裡。」

  也許是碰過了各種孩子的關係吧?龍知道怎麼做可以最有效率的讓人們感到安心,他懂得從人的各種動作判斷對方的性格、情緒,並且整裡出最能夠安撫的言詞和語調。

  龍看著她茫然的抬起眉,放開自己的袖子後笨拙的用四肢像自己爬行而來。瑟伊的雙手在空中摸索,直到龍握住那雙手掌、放在自己的臉頰上。「……記住了嗎?我的長像。」

  她的雙掌猶豫了幾秒,然後在龍的臉上摸索。瑟伊感覺到臉部肌肉的起伏,還有那因為尚未成長而顯得有些嬰兒肥的臉頰,鼻子、嘴唇、眼窩還有額頭……她摸到了那柔軟的短髮,將雙手探入其中。最後、失望的收回手。

  那不是她所期待的黑髮。「……龍……」

  「沒錯,是龍。」他瞇著眼回應,龍一向討厭任何人接觸自己的身體--不管是夥伴、亞杜尼斯還是陌生人都是如此。而他也討厭和人的肢體接觸,可以的話男孩總是盡全力去避免任何的觸碰。

  但是她卻是如此需要。現在的龍,是她幾乎僅存的信賴。所以他願意按照安排的和她在一起,不論是飲食或者休息、睡眠都是如此,龍願意用自己的情緒換取一個小小的可能性──

  即使,這個可能也許在未來會被消滅。

  「龍……」她畏縮著鑽到男孩的身旁,依靠、甚至可以稱得上親暱的接觸,龍微微的縐眉。

  但是看到她的臉又忽然無法討厭。瑟伊是那樣的無助,連熟睡時也是雙眉深鎖、時常發出哭泣聲或者掙扎聲,但是、偶爾……卻也有不可思議的微笑,她用幸福的不可思議的語氣咕噥、含糊呼喚著哥哥姊姊的聲音讓他覺得熟悉又陌生。

  幸福,她和他都曾經擁有。龍垂下雙眼,感受到她平順的呼吸才敢緩緩的將她移動回枕頭上,再替她蓋上棉被──那雙手還緊緊的照著自己的手臂,龍幾乎笑了。

  要是,可以再多笑一點就好了。

  「……笑容帶來幸福……」他默念的多年前聽到的傳說。龍總是想著,要是笑容真的可以帶來更多的幸福、那自己不惜笑僵了臉也要繼續笑著。

  現在他希望這個傳說是真的,他希望她的笑容多一些。

  但是男孩早就知道,世界上沒有這樣完美的事情。

  「三天後出院。」斜靠在門口的亞杜尼斯,掛著笑容、雙手抱著胸說。

  如果笑容只可以帶來這種幸福,那龍恨不得把自己的嘴巴撕爛。

TOP

2018年全国老板手机号码大全

2018年全国老板手机号码大全
2018年全国老板手机号码大全共400多万个老板手机号码,全国老板手机号码数据截止更新日期到2018年底。全国老板手机号码数据内容有公司名称、老板姓名、 经营范围、经济类型、地址、 邮编、手机号码、注册日期、注册资金等等 。是开放的Access数据库格式,1张光盘。有效率在87%以上。
   2018年《全国老板手机号码大全》让您直接同公司最顶层的老板 洽谈业务,是您最好的商务秘书和商务助手。做生意,跑业务,担心没有客户?《全国老板手机号码名录》让你直接和企业的老总谈生意!拥有它,你就等于拥有全中国企 业、事业单位的400多万位负责人的客户资料,你就有做不完的生意。

http://www.20168888.com/
联系QQ
QQ:1217718899

TOP

返回列表